财经眼 - 慧眼识财经!

首页 > 信托 > 内容

多地政信信托项目屡现延期 投资者应打破政府兜底幻觉

2018-12-10 07:30|来自: 证券日报

作为信托传统业务“三驾马车”之一,政信信托今年以来不断经历着信任危机。

早在今年年初,云南某城投公司信托贷款未能如期偿还的消息曾令市场震惊。而在2018年即将结束之际,市场上多款政信信托传出延期兑付的消息。基于此,信托公司也迅速展开行动,通过多种手段维护投资者权益。

北京某信托公司法务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指出,与“刚性兑付”一样,所谓的“城投刚兑”是非市场性的,也不符合监管精神。对于政信信托而言,投资者应打消对政府信用的过度依赖,从信托项目本身的风险进行考量。

韩城项目延期兑付

国通信托:已有还款计划

日前,国通信托(原方正东亚信托)此前发行的“方正东亚-方兴309号韩城城投集合信托计划”传出延期兑付消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违约再添一例。

公开信息显示,该信托计划陆续成立于2017年4月份到7月份,规模为3亿元;融资方为韩城市城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韩城城投”),由韩城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信托贷款用于韩城市城市地下综合管廊项目建设。

而从融资方来看,韩城城投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为5.32亿元,由韩城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开发展基金有限公司分别持股86.44%、3.56%。2018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韩城城投营业收入为39.45亿元,同比降低5.85%;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1.62亿元,同比降低31.63%,其原因在于“借款余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增长,导致财务费用增长较快”。

在鹏元资信出具的2018年上半年跟踪评级报告中指出,韩城城投整体资产流动性较弱,经营活动现金流表现较差,有息债务规模较大且增速较快,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截至2017年年底,韩城城投对外保证担保金额为27.2亿元,占所有者权益的比重为23.19%,面临较大的或有债务风险。

国通信托内部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得知融资方无法按期履约后,为保障投资者利益,公司内部紧急召开会议研究布署应对措施,相关负责人密切与融资人和地方部门沟通。国通信托已于前期分别向陕西省以及韩城市各级机构进行紧急沟通和催收,希望通过各方面共同努力推动融资人还款工作。

据悉,目前韩城城投已还款3000万元,并出具偿还贷款本息的承诺函,确定初步还款计划。国通信托正与投资人就该承诺函进行意见征求和协商安排,要求融资方进一步提出切实可行、投资人认可的履约方案,促进尽快还款。

该内部人士称,虽然韩城城投出具了关于还款计划的承诺书,但并不代表国通信托放弃了贷款合同等交易文件中的任何权利,其将继续根据同融资人、保证人的约定进行后续的债权催收工作,接下来将通过多种手段,进行财产保全,以最大限度和最大努力,全力以赴维护投资者权益。

此外,针对投资者质疑该项目的风控管理能力,国通信托表示,公司始终把风险防范置于首位,内控管理和合规经营并称,始终不渝坚守风险防控体系的大门,稳步提升风控的精细化管理水平。韩城项目违约,只是国通信托的孤立项目、孤立事件,不会对国通信托的其他项目造成影响。

“城投刚兑”难续

政信信托待破局

近年来,财政部剑指地方违规举债,表态“打消地方债中央买单和政府兜底幻觉”,地方省级政府亦提出“谁使用、谁偿还”、“绝不为州市县政府债务兜底‘埋单’”。在此背景下,地方融资平台难以“借新还旧”,出现流动性问题的公司并不罕见。

今年年初,云南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未能如期偿还信托贷款导致项目延期,彼时曾引起市场震动。而在监管部门陆续出台多起政策后,城投公司的融资困难进一步凸显。

例如,今年3月底,财政部发布《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投融资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财金【2018】23号)。要求国有金融企业不得直接或通过地方国有企事业单位等间接渠道为地方政府及其部门提供任何形式的融资,不得违规新增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贷款,不得为地方政府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债提供支持。

从禁止地方政府为融资平台出具担保函,到直接禁止金融机构参与地方政府违规举债。彼时即有机构人士指出,对于部分地区经济水平发展较差、高度依赖地方财政的平台公司,在严监管之下流动性风险将进一步累积,易产生违约风险。

进入四季度以来,除国通信托的“方兴309号”发生违约外,中江信托的“金马430号”信托计划也发生违约,违约理由如出一辙,均是由于融资方流动性紧张所导致。对此,中江信托称,逾期发生后已派人到现场进行催收,积极督促融资人、担保人筹措资金偿付信托贷款本息,将作为受托人及时跟踪融资人、担保人等的情况,继续进行信托债权催收。

事实上,由于隐含政府信用在内,政信类信托项目被认为是安全性相对偏高的产品。在2015年-2016年期间,由于市场资金面较为宽松,地方政府融资市场火热,金融机构纷纷寻求业务机会。时过境迁,截至今年二季度末,信政合作项目余额仅为1.13万亿元,占比仅有4.64%。规模占比较2016年以来峰值水平降低了约46.7%。市场上多起违约消息也代表着“城投信仰”的终结。

“‘刚性兑付’是早期信托业内的‘潜规则’,也可以说是产品宣传的一种噱头,是非市场性的,也不符合监管精神。”北京某信托公司法务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指出,“资管新规”中规定禁止“刚性兑付”。对于政信信托而言,投资者应打消对政府信用的过度依赖,从信托项目本身的风险进行考量。

编辑:王熙

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财经眼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07084号.

技术支持:贯日建站